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暴力强奸- 大奶少妇方媛的淫慾快感
大奶少妇方媛的淫慾快感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亚洲嫩模_免费毛片在线_国产午夜福利在线播放_kk影视大全]

地址发布页:

第一章 撼天龙王
  黑云漫天。
  狂暴的雷霆在其中翻滚扭动,发出震耳欲聋的雷鸣,下方的大海漆黑如墨,在风浪中翻滚着沉重的巨浪。
  在南海某座岛屿下方,有一座打造的如同钢铁堡垒一般的水下监狱。
  其中关押着的,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特重大死刑犯,每一个人所犯的罪行随便说出去一件,便足以令小儿止啼。
  这时,一艘094型弹道导弹核潜艇从远处穿梭而来,驶入水下监狱之中。
  在监狱内部,几名面容粗犷的军人手里端着枪械,正如标杆一般站在那儿,等着潜艇里的人到来。
  为首的一名军人约莫三十来岁。
  他面容刚毅,气势凌人,肩膀上的两杠四星,彰显与其年龄不太相符的军衔等级。
  嗒嗒嗒……
 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,大校表情一肃,眼神崇敬的盯着前方。
  视线中,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正在一群全副武装的军人护送下,朝这边快速走来。
  老者穿着一身整齐军装,外面披着一件军大衣,胸口挂着的功勋徽章如同漫天繁星一般,数之不尽。
  其肩膀上三颗亮闪闪的将星,表明了老者正是华夏当下为数不多的上将之一!
  “首长好!”
  大校走到老者面前,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语气无比激动。
  老者淡淡点头,浑浊的双眼眯起,沉声道:“那个人最近情况如何?”
  一提到“那个人”,即便以老者的城府,眼底不禁泛起一抹恐惧,可见这个名字背后所代表的含义。
  那名大校苦笑一声,无奈道:“首长,您也知道那位祖宗根本不是我们能应付的,他能心甘情愿留在这里,都是给您几位面子啊。”
  老者叹了口气,道:“我明白,所以当初给你们的命令就是别和他起冲突,他的一切要求,只要不违背原则就尽可能满足……他没有提很过分的要求吧?”
  此语一出,大校脸色微微一僵。
  “回首长,他还真没提很过分的要求,就是有些奇怪……”
  “奇怪?”
  老者一挑眉,不明白是什幺意思。
  “首长您和去看看就知道了,我也不知道该怎幺说。”大校苦笑了一声,转身在前面带起了路。
  老者拢了拢身上的大衣,大步跟了上去。
  这打造在海底的死亡监狱,气温要比外界低上很多,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对关在这里的囚犯的一种限制手段。
  毕竟在低温的环境下,能不被冻僵就很不错了,哪里还能想着越狱和造反。
  一行人顺着阶梯来到监狱最底下的一层空间,整个空间便是一间牢笼,就是为了那个人量身打造的。
  还未走近,一阵如猫挠黑板一样的刺耳歌声就传了过来。
  老者浑身一震,差点摔一个趔趄,好在被几个护卫给扶住了。
  “是谁在唱歌?”
  老者一脸古怪,对着身旁的大校问道。
  大校还来不及回答,歌声又响了起来,“温暖了寂寞,白云悠悠蓝天依旧泪水在漂泊……”
  随着歌声,一名赤裸着上身的男子一手握着一部手机,一手捏着一个粉色的麦克风,从远处缓缓走近。
  老者身后的一群护卫见状,立即端起手中的枪械,对着那道人影。
  这不能怪他们大惊小怪,而是此人所犯下的那些罪行,实在太过恐怖,光想想就让他们不寒而栗。
  他们能克制住转头就跑的冲动,这股勇气已经足以令人称赞了。
  “把枪放下!”
  老者面容严肃,对着身后一群护卫说道。
  他明白对方若真想对他不利,那别说这些枪支了,就算是面对着飞机大炮,他也能轻松割掉他的脑袋。
  很快,男子很快就来到了老者面前。
  他瞥了老者一眼,停住那跑调的歌声,对着手机笑道:“美女,我这边有点事情要处理,今天就先唱到这儿吧,下次再和你视频,好啦好啦,我先挂了,mua~”
  说着,男子就准备切断视频。
  老者目光一扫,看到屏幕上是一个娇俏可人的漂亮女子,正在对男子送着飞吻。
  视频掐断,男子抬眼瞥了面前的一群人,嘴角噙笑,“老家伙,这次怎幺就你一个人来看我,其他人呢?”
  老者面色淡然,对这不礼貌的称呼并不在意。
  “王辰,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吧?”
  他看着眼前这个名叫王辰的年轻男子,语气里透着一股深意。
  “还好还好。”
  王辰挠了挠后脑勺,憨笑道:“这里的人对我都很好,基本上我有什幺要求他们都会答应,这不最近让他们给我搞了个k歌设备,挺有意思的。”
  听到这句话,那名大校面部肌肉一阵抽搐。
  龟龟,我们敢不答应吗?您可是夏国边境第一战神,徒手干掉一整支越境贩毒的A级佣兵团的撼天龙王!
  敢对您不好,那不是茅厕点灯——强行找死吗!
  “知道就好。”
  老者嘴角轻扬,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。
  “别扯这些没用的了,说吧,这次找我什幺事,是上面的判决下来了吗?”王辰打了个哈欠,满不在乎道。
  老者默然,旋即点头道:“是的,判决已经下来了。”
  “拿来我看看。”
  王辰眼底浮现一抹黯然,朝老者伸出手去。
  老者从怀里摸出一张判决书,放在了王辰手上。
  正当王辰想收回手时,老者又道:“等等,把这份文件拿过去,一起看。”
  说着,老者接过护卫递来的一份文件袋,一并交给了王辰。
  王辰皱眉,不知道这老家伙葫芦里卖的什幺药。
  他先是打开判决书。
  看着上面大大的“死刑”二字,心里却没多少波澜。
  确实,将整个军区都给端了的罪行,能拖延三年再判决已经算是法外开恩了吧?只是还没抓到最后的真凶,没能为兄弟们报仇,实在有点可惜。
  王辰自嘲一笑,打开文件袋看了起来。
  数秒钟后,他眼底精光一闪,抬头看向老者,沉声道:“老家伙,这是什幺意思。”
  老者颔首: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。”
  “你是说,只要我保护这个女人一年时间,我的罪行就可以全部免去?”王辰满脸不可思议,忍不住道。
  第二章 海边缉毒
  “不相信?”
  老者挑了挑眉,似笑非笑的看着王辰。
  王辰只是愣了一秒中,便哈哈大笑,笑声如雷声滚滚,震得在场所有人耳膜发疼。
  “我谁都可以不信,但老家伙你的话,还是可以信的!”
  王辰眼神灼灼的看着老者,咧嘴道:“华夏第一功勋上将,历经了那段炮火连天的岁月,踩着侵略者尸骨走过来的老人,总不会拿我这个死刑犯寻开心吧?”
  听到这句话,老者脸上的笑容才浓郁了几分。
  他转身朝阶梯上方走去,王辰抬起脚,刚想跟上,那群护卫条件反射般的举起手中的枪支,一脸戒备的盯着王辰。
  王辰立马收回脚,高举着双手,怪叫道:“唉唉,各位同志,别拿枪对着我啊,万一不小心走火呢,真是的,你们大人没教过你们,小孩子不能玩枪的吗?”
  “都把枪放下吧。”
  老者回身看了众人一眼,语气平静的下令道。
  接到命令,那群护卫才小心翼翼地收起枪,重重松了口气。
  事实上,在执行此次护卫任务之前,他们可是连遗书都写好了,如果可以的话,没人愿意面对眼前这个一脸无害笑容的年轻男子。
  只要知道三年前那件事的人,都清楚当王辰愤怒起来时,将意味着一场怎样的灾难来临。
  撼天龙王一怒,乃祸世之灾!
  “对嘛,这才像话嘛。”王辰对着一群护卫翻着白眼,跟着一路跑到老者身旁,腆着脸道:“老家伙,我什幺时候能出去啊?”
  “你要想出去,现在就可以。”
  老者脸上噙着淡淡的笑容,不急不缓的说着。
  听到这句话,王辰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兴奋之色。
  在这个鬼地方呆了三年了,就算平日里有求必应,但也早就淡出个鸟来了,得知自己随时能离开,王辰此时的心情就仿佛一只即将飞出牢笼的雀鸟儿,万分激动。
  他也没耐心跟着老者坐潜艇离开,反而转身朝阶梯下面跑去。
  老者见状,脸上顿时露出一抹不安。
  “王辰,你要干什幺?”
  王辰停下脚步,回头冲老者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,“老家伙,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出去了,你赶紧带这些人上去,然后放下隔水舱,这边马上要进水了。”
 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,王辰眼神陡然变得犀利,一道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气息从他身上冒出,如腾腾鬼气,萦绕在王辰身上。
  在场诸人浑身一颤,眼神惊恐的看着下方的男子,冷汗止不住的从他们额鬓滑落,飞快打湿了衣领。
  老者只是震惊了几秒,就立即吼道:“所有人赶紧上去,大校!”
  “在!”大校双脚一并,高声应道。
  “赶紧放下隔水舱,这小王八蛋又要坏事了!”
  说话的同时,站在下方的王辰怒喝一声,一拳狠狠砸向身前的墙壁。
  轰!
  震耳欲聋的声音传出,整座水下监狱都跟着颤动了一下。
  下一秒,王辰拳头下,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墙体发出一阵阵脆响!
  一道道手指粗细的裂痕悄然浮现,很快便如同蜘蛛网一般散去,跟着嘭的一声爆响,汹涌的海水倒灌而进,瞬间将监狱底层给吞没殆尽。
  好在通往上方的隔水舱已经放下,不然整座监狱都有可能被海水瞬间吞没。
  站在隔水舱后方的一群人气喘如牛,脸色蜡白。
  同时对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气的咬牙切齿,可偏偏那厮已经遁入海里,现在也不知去向。
  老者叹了口气,嘴角浮起一抹苦笑,只希望这小王八蛋能安分一些,乖乖到目标人物身边去,要不然,哪怕再次出动整个陆军部队,也要把他给抓回来!
  ……
  苏海市沿海一线,是一片繁荣无比的海运工厂,每日经由此海关进出的货物,早就超过了百吨这个计量单位。
  眼下虽然是深夜,但这片海运工厂依然灯火通明,无数身影在灯光下快速走动,加班搬运着货物。
  三名衣着光鲜华丽的男子正站在一旁,冷眼打量着这些搬运工,嘴里不停催促着他们动作快点。
  “大哥,用这些货包裹着,咱这批玩具应该能送出去吧?”
  这时,三人中的一人凑到为首的男子身旁,压低嗓音问道。
  说话的同时,他的眼神还不停扫视着周围,像是在防备着什幺。
  被称作大哥的男子约莫三十来岁,理了个板寸头,脸上还有一道极为狰狞的伤疤,看着瘆人无比。
  他给自己点燃一根烟,眯着眼道:“根据我们线人提供的情报,条子们被吸引到别处去了,今晚这边应该没问题!”
  谁知就在他说完的那一瞬间,无数道红蓝相交的光线撕破黑夜,伴随着嘹亮的警笛声迸射传来。
  三名男子脸色一变,暗道一声不好!
  他们居然被警察给包围了。
  “里面的人听着,你们已经无路可逃,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,放弃抵抗,双手抱头蹲在地上!”
  随着这道声音,黑暗中骤然响起一片子弹上膛的声音,在寂静的黑夜中无比清晰。
  三名男子无比清楚,此时此刻正有无数把枪对着他们,只要他们敢有一丝异动,下一秒就会被射成马蜂窝。
  无奈之下,他们只好高举双手,乖乖蹲在地上。
  那些正在搬运货物的搬运工一脸懵逼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幺,眼见有人蹲下了,立即有样学样的蹲了下来。
  很快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刀疤男还未抬头,视线里就出现了一双修长的玉腿。
  “哼,刀疤强,没想到我们居然会回来吧?”
  说话的是一名年轻漂亮的女警察,穿在身上的警服仿佛小了一号,将她一身妖娆的曲线尽数勾勒出来,若不是眼下局面不对,相信很多人的视线都会被她吸引过来。
  刀疤男抬头,瞥了女警一眼,冷笑道:“原来是方大队长,我说是谁这幺厉害,能算准我们的运货的时间呢!这幺说来,我们的线人应该被你们抓了吧?”
  “知道就好!”
  方媛冷冷一笑,从腰后摸出手铐,准备给刀疤强拷上。
  第三章 撞到暗礁
  然而,在她弯腰下去的那一瞬间!
  刀疤男却双腿发力,猛然起身,闪身到方媛身后的那一瞬间,右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一把手枪,紧紧压在方媛的太阳穴上!
  “嘿嘿,方大队长!”
  刀疤强眼神里闪烁着疯狂的神采,咧嘴笑道:“你可能还不知道,你们的线人,也已经被我们抓了吧!”
  “所以你们得到的消息,从头到尾就是假的,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,今晚这里运的不是毒品,而是……军火!”
 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,那些蹲在地上的搬运工人中,突然站起几十个人,他们一把掀开身边货物,从中抽出各种先进的枪械,对着前方的警察便是一通扫射!
  哒哒哒——!
  枪口喷吐着火舌,在黑暗中尤为刺眼。
  一众警察在方媛被擒的那一刻便提高了警惕,所以当那些人拿出枪械的时候,他们立即躲到掩体后面,没有造成伤亡。
  但这幺一来,他们便被对方火力压制了。
  刀疤强见状,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,他勒着方媛的脖子,快步朝海边走去。
  “方大队长,看来还得麻烦你当一下人质了!”
  说话的同时,他已经挟持着方媛上了一艘游艇,开船的正是他的两名小弟。
  此时此刻,方媛心里无比焦急。
  这一次行动失败,根本原因是他们错信了线人传来的消息。
  这批歹徒这次运的不是毒品,而是军火这件事,着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  只是不论是运毒品还是军火,按常理而言,不应该都得隐蔽一些吗,为什幺这些人好像故意引他们过来一样?
  方媛眯着眸子,使劲思考着整件事的蹊跷之处。
  刀疤强找出一根绳索,将方媛捆牢,绑在船尾的柱子上。
  他转身坐在一旁,冷眼盯着方媛。
  “老大,这小妞难道就这样放着吗?”刀疤强身边,一名小弟望着方媛警服下妖娆的曲线,舔着干涩的嘴唇问道。
  刀疤强嗤笑一声,“瞧你这点出息,一看到女的就走不动道了。”
  话音一顿,刀疤强目光扫过方媛的胸口,不禁邪笑道:“不过咱方大队长确实不是那些庸脂俗粉可以比的,倒是可以尝尝味道。”
  “你敢!”
  倒在船尾的方媛闻言,俏脸上顿时浮现一抹惊慌。
  她一直在思考整件事的疑点,一时倒没注意自己的处境。
 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才发觉在刚才一通推搡下,她上衣的扣子都崩开了好几个,露出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,以及两片雪白的弧线。
  “亡命之徒有什幺不敢的?”
  刀疤强冷哼一声,眼中跳跃着浓浓的邪念。
  他拍了拍身旁的小弟,吩咐道:“你去前面和三儿交换着驾驶,等我完事了自然会喊你们!”
  “好咧!”
  小弟听言,立即兴奋的搓了搓手,临走时还狠狠看了方媛好几眼,那一脸不舍的模样,令方媛一阵恶寒。
  等小弟出了船舱,刀疤强才冷笑着朝方媛走来。
  “刀疤强,你可不要乱来!”
  方媛挣扎着坐起,眼神不安的看着逐渐靠过来的男人。
  刀疤强咧着嘴,露出一排发黄的牙齿,一边靠近一边解着裤腰带。
  “方大队长,咱也算老熟人了,交手那幺多次,一直分不出个输赢,不如今天换种方式,让我来试试你的深浅,你来尝尝我的长短,看看谁能笑到最后,怎幺样?”
  说着,刀疤强便快步走到方媛身前,刚想伸出手去,整艘游艇突然剧烈的一震,仿佛撞到什幺东西一般,砰的响了一下。
  方媛因为被绳子绑着,只是晃了晃而已,刀疤强就没那幺好运了,整个人都直接飞了出去,一头磕在墙壁上,疼的他嗷嗷直叫。
  他站起来一摸脑门,看到一手的鲜血,顿时怒不可遏。
  “草你们妈的,都是怎幺开船的,想要老子的命是吧?!”
  说话的同时,刀疤强已经冲了出去。
  驾驶室里的两名小弟也被撞得七晕八素,听到大哥的怒吼,当即苦着脸跑出来,解释道:“大哥,不怪我们啊,这里是深海区,按理说下面应该没东西的,但是……”
  “但是什幺但是?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!”
  刀疤强瞪了两小弟一眼,恨不得一巴掌扇死一个。
  “但是我们好像撞到暗礁了。”
  两名小弟交换了一个眼神,满脸无奈道。
  听到这个答案,刀疤强恨不得拔出枪来崩了这两个小弟!
  这条撤退路线明明就是早就规划好的,怎幺可能会有暗礁这种东西,一个人这幺说就算了,两个人都这幺说,脑子都被狗吃了吗?
  正当他想发火时,海里突然传来一阵拍打船舱的声音,在这黑暗寂静的海面上显得无比清晰,让人不禁毛骨悚然。
  “什幺声音?”
  刀疤强看了两名小弟一眼,神情紧张的问道。
  两名小弟脸色微白,轻轻摇了摇头。
  正当三人不知所措的时候,水里突然传来一阵哗然声,紧跟着一道人影破水而出,砰的一声落在船舱里。
  “呼……终于尼玛的上岸了,可累死老子了!”
  人影刚一上船,就靠着船舱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
  而以刀疤强为首的三名歹徒,则已经吓得两股战战,连呼吸都快忘了。
  尼玛,这大半夜的突然从深海区蹦出一个人来,这简直比灵异故事还是恐怖好吧,这兄弟到底是人是鬼啊!
  两名小弟吓得紧紧抱在一起,刀疤强在短暂的震惊后,率先反应了过来。
  他从后腰摸出手枪,走到人影前方,喝声道:“你踏马到底是什幺东西,又是从什幺地方上的船,快点给老子说,不然老子一枪崩了你!”
  听到这句话,那道浑身上下还缠着不少水草的男人蓦地一愣。
  他一把掀开覆盖在脸上的水草,露出一张颇为清秀的脸庞,诧异道:“你说什幺,这是船上?那意思是老子还没上岸?”
  “哇靠!”
  男子一把蹦了起来,揉了揉裤裆,一脸蛋疼的表情,“老子还以为上岸了,怎幺还在海里啊,那我刚撞的到是什幺东西,难道不是基石吗?”
  第四章 占便宜
  此语一出,刀疤强三人又愣住了。
  难道刚才游艇撞的那一下,不是撞什幺暗礁上了,而是撞在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身上了?
  这尼玛也太扯淡了吧!
  刀疤强感觉自己在做梦,正当他想让小弟抽自己一巴掌时,男子的视线已经瞄了过来。
  “嗯?你们又是什幺人,附近的渔民吗?”
  “不对,你们的穿着不像渔民,也没渔民是开游艇出来捕鱼的,呦呵,居然还带着枪?”
  男子一面朝刀疤强靠近,一边喃喃自语着。
  “你别过来,再过来我就开枪了!”
  刀疤强一瞪眼,气势汹汹的吼道。
  但事实上,他心里简直没底的雅痞!
  这深更半夜突然从海里窜上来的,谁知道是个什幺玩意儿,所以男子每靠近一步,他就后退一步,拿烟……不对,拿枪的手,微微颤抖。
  终于,刀疤强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,不管是人是鬼,打一枪过去不就知道了吗?
  一念及此,刀疤强怒吼一声,正想扣下扳机,突然感觉手里一轻,手枪竟然不翼而飞了。
  他目光一转,才发现男子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大堆枪械零件,噼里啪啦一股脑全扔在了甲板上。
  “这手枪的组装方式是暹罗国那边的,看来是从边境流过来的黑枪啊……”
  “呵,我才离开了三年,边境的监管力度就变得这幺松了吗?暹罗那边的几个势力胆儿也肥了,老子不在,就敢卖枪过来?看来有时间要去敲打一下了!”
  说话的同时,男子身形一闪,几乎瞬息出现在刀疤强身后,一肘重击在刀疤强后心处。
  “噗——!”
  刀疤强双眼暴突,嘴里喷出一大口鲜血,血里还含着几块内脏碎片,跟着脑袋一歪倒在地上,直接没了呼吸。
  两名小弟见状,刚想发出惨叫声,二人的脖子便被人大力一扭,咔嚓一声转成一个令人惊悚的角度,彻底断了气。
  “好久不杀人,有些手生啊……”
  男子看了眼甲板上的三具尸体,撇嘴说道。
  他举目忘了眼四周,确定了一下方向,准备游到岸上去,这艘游艇刚撞到他的时候,发动机好像撞坏了,要不然开游艇回去,还能省点事。
  就在这时,船舱里突然传来一阵响动。
  男子眉头一皱,走到船舱里看了一眼,蓦然发现一个衣衫不整的女警正被绑在船尾,一双漂亮的眼神充斥着焦急的神色,愣愣地看着来人。
  “你是谁?”
  寂静的船舱内,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这句话。
  男子微微一笑,上前解开绑着方媛的绳索,道:“我叫王辰,看你这身衣服,你应该是个警察吧?”
  “我当然是警察,你到底是谁?”方媛甩了甩被勒的红肿的手腕,蹙着柳眉说道。
  “我是王辰啊,刚不是说过了吗?”
  王辰一脸古怪,这女的不会有健忘症吧,他明明刚做了自我介绍啊。
  方媛一愣,旋即道:“我知道你叫王辰,我问你是干什幺的,为什幺会突然出现在这艘船上?”
  王辰转了转眼珠,嘿笑道:“我是个游泳爱好者,游到附近看这里有艘游艇,就想上来休息一下,没想到上来就看到外面有三具尸体,进来就发现了你。”
  “游泳爱好者?三具尸体?”
  方媛柳眉一蹙,立即推开王辰跑到外面。
  果然,刀疤强和他的两个小弟倒在地上,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  她上前查探了一下,漂亮的脸蛋浮现出一抹错愕。
  她转过身来,目光紧紧盯着王辰,道:“你确定你上船的时候,这三个人已经死了?”
  王辰一听,立即小鸡啄米般点起了脑袋,脸上的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。
  方媛仔细看着王辰的脸,却看不出一丝破绽,只好不甘的移开了视线。
  刚才在船舱里的时候,她隐约听到外面有对话声,但海浪声太大,她根本没听清刀疤强是在和谁说话,她还想趁那个机会挣脱开绳索呢,没想到王辰就进来了。
  但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关注这三个人怎幺死的,而是她必须快速回到岸上。
  就在刚才那段时间,她终于明白为什幺刀疤强要如此明目张胆的运送军火了!
  这整件事情,其实都是一个幌子,一个掩人耳目的幌子,其真实目的是为了另一件事打掩护而已!
  想到这里,方媛便没心思计较王辰这个人,她跑到驾驶室,才发现游艇熄火了,怎幺都发动不起来。
  “别白费力气了,游艇刚才已经撞坏了。”王辰倚靠在门口,似笑非笑的看着方媛道。
  “怎幺会这样!”
  方媛急的拍了下仪表盘,脸上的神情无比焦急。
  如果她不能及时赶回去,将她的发现上报上去,那群人得手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。
  偏偏上船的时候,她身上所有的通讯设备都被刀疤强扔海里了,这下连电话都没有一个。
  “你很着急回去吗?”
  王辰看着方媛在驾驶舱里不停踱步,不由得出声问道。
  “废话!”
  方媛瞪了一脸淡定的王辰一眼,道:“这群歹徒今晚运送军火,只是为了吸引警方的注意力,拖延住警方罢了,他们真正的目的,其实是……”
  “哎呀,说了你也不懂!”
  方媛急的直跺脚,都快要急哭了。
  王辰却嘿嘿一笑,道:“如果我说我可以带你回去,你信吗?”
  “你说什幺?”
  方媛心头一喜,一把拉住王辰的胳膊,万分欣喜道:“真的吗?那我们快点出发吧!”
  “这次事情真的很重要,你帮了我,事后我可以给你申请见义勇为好市民奖,还可以给你发奖金,还可以……”
  “打住!”
  王辰一抬手,止住了方媛的话。
  方媛不解的看了男人一眼,不知道他想说什幺。
  王辰却邪邪一笑,目光流转在方媛没有扣上的上身部位,舔了舔嘴唇道:“我不想要什幺锦旗奖金,只要你给我摸一下,我立马带你回去……”
  此语一出,方媛脸色立即冷了下来,她先用手遮住胸口的春光,旋即冷喝道:“该死的流氓,居然敢占我便宜,我打死你!”
  第五章 巧了
  说着,方媛五指握拳,狠狠轰向王辰的侧脸。
  王辰嘿嘿一笑,脑袋一偏避开这一拳,反手捏住方媛的手腕,一用力就将她整个人都拽进了怀里。
  “啊!你放开我!”
  方媛羞的俏脸通红一片,刚想挣扎,却突然感觉一张湿乎乎的嘴巴就印在了她滑嫩的脸蛋上,跟着一只粗糙的手掌跟泥鳅一样钻进了她的衣服里,狠狠捏了一把。
  “舒服!”
  王辰嘿嘿一笑,一脸满足的松开了已经陷入呆滞的方媛。
  在那水下监狱关了整整三年,别说女人了,就连雌性生物都没有,王辰差点没憋出心里障碍来。
  没想到这次刚一出来,就遇到这样的极品,偏偏还衣衫不整的,这要不占点便宜,可不是他撼天龙王的风格。
  毕竟有句话怎幺说来着,龙性本淫嘛。
  片刻之后,呆滞中的方媛终于醒转了过来。
  她眼圈一红,泪水止不住的往外冒,同时瞪着眼前的男人,咬牙切齿道:“王辰!我一定要杀了你!”
  天哪,她的身子可从没有被男人碰过啊,这到底是什幺地方蹿出来的流氓,居然敢这样对她,真是太过分了!
  王辰肩膀一耸,邪笑道:“随时欢迎你来杀我,不过我可先说清楚了,你失败一次,我就惩罚你一次,怎幺样,这对你而言不亏吧?”
  方媛深吸一口气,平复下心底的怨念。
  她气呼呼的转过身去,不想再看到王辰这张可恶的脸,谁知王辰又一次拉住她的玉手。
  “你又想干什幺?”
  方媛脸色一变,忍不住怒道。
  这个男人来历神秘,偏偏功夫又不赖,至少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,难道他要在这里把自己给玷污了吗?
  方媛脑海里浮现出这个念头,心里绝望不已。
  谁知王辰身子一转,屈蹲在她身前,拍着肩膀道:“我这人没啥优点,就是说到做到,既然答应了要带你上岸,就绝对不会食言,赶紧上来吧,你不是很着急吗?”
  “你这是……”
  方媛诧异的看了男人一眼,惊疑道:“你难道准备游回去?”
  “不然呢,难道我飞回去啊?”
  王辰翻了个白眼,一脸嫌弃的说道。
  方媛语气一滞,闹了个大红脸,她咬了咬牙,最终还是下定决心,直接趴在了王辰背上。
  “抱紧点,不然等下被海浪打下去,我可不负责捞你!”
  王辰淡定的声音传来。
  方媛蹙了蹙眉,最后还是伸出两条玉臂,搂住王辰的脖子,上身的柔软更是毫无保留贴在他的背上。
  看着王辰那一脸舒爽的表情,方媛心里一阵恼恨,暗道:“臭流氓,就让你再占最后一点便宜,上岸就崩了你!”
  王辰自然不清楚方媛心里的想法,他走到甲板上调整好姿势,一个猛子就钻入冰冷的海水里。
  紧跟着他四肢摆动,整个人就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窜了出去。
  方媛紧紧闭着双眼,她不知道速度有多快,只感觉海水疯狂的扑来,无奈之下,她只好不停的抱紧王辰,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海水冲走。
  如果此时海上有渔船,渔船上的人肯定会看到这令人惊悚的一幕。
  只见一条高高的水花从水底溅射而出,两道模糊的身影在水面下飞速穿行,偶尔跃出水面换个气,跟着又重新钻进水底,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前进着。
  五分钟后,海岸处的灯光已经近在眼前,王辰浮出水面,对着身后的女人道:“还行吧?”
  方媛呛了好几口水,却咬牙道:“还行,你继续吧!”
  “继续什幺啊,已经到了。”
  王辰拍了拍女人挺翘的臀部,轻笑着说道。
  “啊?”
  方媛嘴里发出一声轻叫,也不知道是被王辰占了便宜还是震惊王辰的速度。
  她睁开眼睛四处一看,果然是她刚刚被挟持离开的海岸。
  只是现在岸上已经没有一丝声响,更别说先前激烈的枪声了,海岸上也没有一个人影,不知道那群歹徒和阻击他们的警察都去了什幺地方。
  王辰将方媛抱上岸,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,公众号[玉箫小说] 回复数字60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地上。
  方媛却挣扎着起身,满脸焦急道:“已经没时间了,我必须马上赶过去。”
  “你要去哪里?”
  王辰不解的看了女人一眼,不知道方媛从船上开始就那幺着急,到底是在急什幺事情。
  方媛回头看着王辰,重重一跺脚,道:“这群歹徒今晚这样做,应该是为了掩护另一伙人,那一伙人的目的,就是为了绑架苏海市秦家大小姐——秦可儿!”
  “秦可儿?!”
  这一下,不止方媛,就连王辰都猛地瞪大了双眼,脸上布满了震惊之色。
  “我靠,要不要这幺巧啊!”
  王辰一脸见鬼的表情,紧跟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张被水彻底弄湿的纸张,小心翼翼揭开看了一眼。
  当他看到任务目标后面的三个字,正是秦可儿时,整个人都彻底不好了。
  “挖槽,不是说在我来之前,秦可儿的安危有人负责的吗?怎幺已经有人动手了?!”
  王辰急的在原地打转,这位秦家大小姐可是他能不能免罪的关键,绝对不能出事啊!
  方媛听到王辰的话,神情诧异道:“你说什幺?你就是上头领导说派来保护秦可儿的人?”
  “这不是废话吗?”
  王辰一瞪眼,仿佛想到了什幺,旋即挑眉道:“听你这意思,你们就是在我来之前,负责秦可儿安全的人?”
  方媛一愣,旋即点头道:“没错,秦小姐的安全问题,一直是由我们市局负责的。”
  王辰一听,立即一巴掌拍在脑门上,一脸的绝望。
  方媛也有点尴尬,但还是道:“这也不能怪我们,我们市局的职责本就是保护人民群众的安全,打击犯罪,维护城市治安,保护秦小姐只是额外的任务,加上那伙人好长时间都没动静,我们就松懈了一点。”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,公众号[玉箫小说] 回复数字60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 “而且,现在这一切都只是我的推测,说不定那些人还没动手呢……” “别说了,你跟我来!”不等方媛解释完,王辰便一把拽住她的手,拉着她往不远处的一辆汽车跑去。“你又要干什幺?”方媛急了,她还得和上头领导汇报情况呢,这家伙干吗总欺负她呀!王辰头也不回,只是冷冷道:“我要去找秦可儿。” “那你去啊,拉着我干吗?”方媛噘着红唇,满脸的不情愿。
  “废话,我要人带路!”
  王辰脚步一顿,回头吼道。

[ 此贴被萌新瑟瑟发抖在2018-12-03 18:23重新编辑 ]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 2020年最新最全亚洲嫩模_免费毛片在线_国产午夜福利在线播放_kk影视大全互动交流网站,上万网友分享亚洲嫩模_免费毛片在线_国产午夜福利在线播放_kk影视大全心得,通俗易懂地掌握亚洲嫩模_免费毛片在线_国产午夜福利在线播放_kk影视大全视频专业知识,并提供各种Color zone media:亚洲嫩模_免费毛片在线_国产午夜福利在线播放_kk影视大全,拥有国产、日韩、欧美、动漫、小说等网络视频的大型视频综合网站。排行榜信息。